EN [退出]
clorts和卡洛驰>中国新闻

_专访WTO总干事拉米:中国应该保持开放

2017-11-18 23:35

开放贸易,减少障碍,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对于推动增长与发展都必不可少。”2005年1月26日,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Lamy)在竞选申请书中这么写道。而今,在执掌这个当代最重要的国际贸易组织八年后,拉米即将迎来卸任的时刻。

将于8月底结束任期的拉米近期在北京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66岁的拉米身着西装,精神矍铄。他坦言,尽管八年来在推进多哈谈判时难免“感到沮丧”,但“有趣的生活都不是高枕无忧的”。

在拉米看来,有关多哈回合是否已死的说法仅仅是“花哨的学术争论”,因为目前没有任何一个WTO成员说要放弃。拉米说,成员们不会达成“一揽子承诺”,而是采取小规模、各个击破的方式,以“贸易便利化”作为早期成果。对于今年9月1日将接替拉米担任WTO总干事的巴西人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而言,推动贸易便利化在今年年底之前实现积极进展,将是其上任后的第一个挑战。

谈及中国,拉米评价道:中国是个负责任的成员。他表示,中国应该保持开放,不断开放,特别是在服务业领域。

没人说要放弃多哈回合

第一财经日报:你的第二个四年任期将在今年8月结束,你会如何总结在WTO里的8年时光呢?

拉米:我会像过去7年一样工作,直到卸任。如果回顾一下我们一直以来在做的事,我们的职责是要对成员国负责,WTO的核心任务就是促进贸易开放。与我刚上任的时候相比,如今的贸易是否已经更加开放?是的。而且我们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巨大考验。如今的贸易可以再开放吗?是的,我们可以做得到。但中国和美国在化学产品以及电子设备的关税减免问题上不能达成一致。我并不能强迫他们达成协议。此外,WTO针对保护主义制定了保险政策。我们长期以来管理并制定规则,让贸易系统有效运作以满足成员以及商业的利益,也卓有成效地提高了许多贫穷的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实力。

总的来说,我们已经实现了使命,即使有些工作需要调整,要完成的事还有很多。不过,到今年年底前,这部分的谈判可能会出现积极进展。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缩减国家边境行政管制。海关流程在许多国家依旧很繁重、不灵活。如果WTO成员能够精简并使之规范化,那么可以将国际贸易提高约5%,这是一笔很大的收益。

日报:这是否意味着,国际贸易已经比8年前更好,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有所恶化?

拉米:总的来说,我认为世界经济与2008年前一样开放。尽管一些国家会时不时地实行保护主义,但与此同时另一些国家则继续开放贸易。总的来说,有增有减,使全球经济开放程度与金融危机开始时差不多。另外,你可以看到,国际贸易还在增长,尽管增速不如世界经济增速更高时那么快,但还是在增长。

日报:WTO不久前下调了对今年世界贸易增速的预测,从5%下调至4.5%。如今全球经济前景有所改善,你是否会变得更乐观些?

拉米:我认为,按照过去计算方法衡量的贸易量,今年会比去年增长更快,但增速仍达不到金融危机前的中长期趋势水平。所以说今年世界贸易会增长,但增速低于中长期水平。

日报:我们什么时候会完全复苏呢?

拉米:这取决于欧洲、美国和日本何时能恢复到它们之前的增长水平。我认为5年之内可能不会恢复,这是我的粗略估计。

日报:谈到多哈回合,现在中国正在尽力避免放弃多哈回合。但在美国有人宣称“多哈回合已死”。你有信心多哈回合能在今年推动,并且在贸易便利化(trade facilitation)上达成一致吗?

拉米:我们有必要听学术专家的意见,但重要的是WTO成员说什么和做什么。学术建议很有趣,需要被倾听,但这些学术专家并不是政客。WTO成员全体一致表示,他们想要完成此次多哈谈判,他们明白,这并不是短期能实现的,但他们都愿意尽早实现。因此,有关多哈回合是否已死的说法仅仅是花哨的学术争论。目前还没有任何WTO成员(我们有159个成员)政府说要放弃。区别在于,我们知道因为存在一些地缘政治动荡、复杂和分歧,不会一下子达成一揽子协议,这也是为何各成员部长决定,与其采取具有轰动效应的一揽子承诺,不如采取小规模、各个击破的方式,将大困难细分成几个小问题,这样才能一个个解决。他们今年正尝试这么做,在贸易便利化上达成一致,这样能长期地减免国际贸易成本,尤其对发展中国家和小型企业。

日报:你如何评价中国在多哈回合中的角色?

拉米:在今年的谈判中,在贸易便利化、海关便利化问题上,中国已经很领先了。我们还有另外一项有关信息技术产品的谈判,并不在多哈回合中。同样,为了促进信息技术产品的贸易开放,中国是这次谈判中的积极参与者。中国是很负责的成员国。当然,有时候中国也会有防御措施,正如美国、欧盟以及其他国家一样。如果中国接受美国和欧盟的要求,对一些工业产品给予零关税待遇,美国也不得不付出代价,但美国可能并不愿意接受,至少在目前阶段。

日本需协调TPP和RCEP

日报:随着多哈谈判陷入僵局,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双边以及区域型贸易协议正在涌现,包括“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协议,还有“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协定”(TTIP)等。你是否认为这会削弱WTO和多哈谈判的重要性呢?

拉米:我们过去一直都有多边与双边贸易开放共存的现象,这在过去50年里已经司空见惯。目前双边趋势上升的原因之一是,达到一定发展阶段的国家数量也在增长,因此并不只是多边或双边的市场份额问题,而是市场在扩大。

拉丁美洲或亚洲的一些中等规模国家20年前根本就不在这场贸易游戏中,他们又小又穷,当时没有人对它们感兴趣。但如今这种情况已经改变。我们的多边贸易体系已建立50年,尽管如今有这些层出不穷的不同协议,但如果你看一下关税,85%的国际贸易仍在WTO的关税协议下进行。也就是说,只有15%的全球贸易使用了偏好关税率,这突显了特惠贸易协议在市场上的真正影响。

展望未来,那些雄心勃勃的谈判,例如TPP和TTIP,是否能够实现依然是个未知数。目前为止,TPP正在谈判中,TTIP谈判甚至都还未开始。我们知道,过去类似的一些大型协议往往虎头蛇尾,记得当时布什政府的“美洲自由贸易”谈判曾经大张旗鼓,但最后还是无果而终。

日报:你对多边贸易协议比对区域和双边贸易协议更有信心,是吗?

拉米:我相信,最后这两种贸易开放方式终将汇合到WTO渠道和框架中,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将来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并不在于降低关税,建立的双边特惠关税越多,整个系统的特惠就越少。未来真正的问题在于对食品安全、汽车尾气排放以及鲜花农药残留量标准的监管差异化,这些才是未来贸易开放的真正问题。

如今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已经算是一个自由贸易区,但还不是内部市场(internal market)。换言之,相比于关税壁垒,阻碍贸易发展的因素更多来自监管措施。这些监管阻力反映了各国人民的集体偏好,对食品问题的预防措施、汽车安全或银行以及保险公司的审慎行为,在每一个国家都不同。而且这些差异将来会阻碍贸易,这些差异越小,竞争空间才会更大、也更公平。未来的贸易问题在于多大程度上需要调整这些集体偏好。和关税减让相比,这是一场不同的游戏。

日报:在各种区域性贸易协议中,中国正试图以东盟+3作为渠道而抛开美国,与此同时,美国也在努力推动TPP,这也不包括中国。你更倾向于哪一边呢?

拉米:WTO的总干事必须保持中立。如果美国和中国无法在一些问题上达成一致,如果他们双方都宁愿建立一个自愿联盟(coalition of the willing),与美国达成一致,与中国达成一致,这是他们双方的事情,只要最终我们减少了全盘皆输的风险。有一个站在双方立场的国家,就是日本。日本既在TPP也在RCEP中,因此日本在这两个谈判中都有根本利益,没有差异,否则日本会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日报:是的,日本既在TPP也在RCEP里,这给中国带来了很多挑战。但TPP的门槛很高,很多人认为中国至少目前还没法加入。你是否同意一种说法,认为TPP的部分目的在于边缘化中国在亚洲的地位?

拉米:不,我不认为。我们需要等这场谈判结束,然后我们再看它是什么,我并不了解其中情况。我的经验是,不要在谈判刚开始时作出判断,要到谈判结束时才做决定,一旦谈判结束,各国议会还需要批准,而且并不一定能获批。我们拭目以待。

日报:日本同时在RCEP和TPP里,这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拉米:我认为,日本在这两个“篮子”中都有“鸡蛋”会对两个体系的一致性提供某种保证,而如果日本仅在其中一个就不会有相同效果。现在这让日本承担的责任很大,日本要协调两个体系,因此肩负着很大责任。

中国的贸易争端增加不意外

日报:中国与美国、欧盟以及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时而会出现争端,这些国家会经常求助于WTO的争端解决机制。

拉米:毫不意外。贸易摩擦是贸易流的一个统计部分,贸易量大了,贸易摩擦自然会增加。贸易争端是贸易摩擦的一个统计部分。所以,这些都毫不意外,也并非仅发生在中国身上。这只是因为,中国增长得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快,中国的贸易规模也在快速增长,因此贸易流的上升也会使得贸易争端上升。

日报:但事实上,在WTO里,中国的贸易关系在国际争端中占了很大比例。

拉米:我并不觉得中国(相关的争端)占了很大比重,要重申的是,这与中国贸易总规模是一致的。大部分与中国存在贸易争端的是比中国经济规模更大的欧盟和美国。当中国是原告方时,中国经常会赢;当中国是被告方时,中国经常会输。这对WTO争端来说是普遍情况。如果我要起诉你,我需要支付一笔法律咨询费,那么我最好要有理由确信我会赢。这就是为何大约三分之二的案件是原告获胜,被告输。

日报:由OECD和WTO提供的数据上说,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差额被夸大了至少25%,这对于中国来说是否减轻了许多压力呢?

拉米:WTO与OECD都已经调整了贸易额计量方法,使其与实际情况相符。过去,贸易额计量方法是认为产品在一个国家生产后出口到另一个国家。 如今世界贸易已不再如此运作了。60%的世界贸易是零部件贸易,产品在生产的过程中在全球产业链上经过了若干个国家和海关。用过去的方法计量就会导致大量重复计算。我们已经作出了修改,发明了新的方法来衡量贸易,就像计算一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NP)一样。这很容易理解,因为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很多东西,其中的零部件都是从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台湾进口的。如果在计算美国和中国贸易余额时,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中将中国向日本或韩国的进口也包括进去,就毫无任何经济意义。这些新的数据显示,服务业在国际贸易中占了最大比例,而制造业则退居第二,这就是如今的情况。

日报:人们也在谈论第三次工业革命,其影响包括资金会从新兴市场撤回到西方国家,这是不是一个好消息对面的坏消息呢?

拉米:不是,我认为只要总体经济增长,只要“蛋糕”做大,就仍然有很大的增长潜力,特别是在非洲。最终贸易会把“蛋糕”做大,不过你是否从中受益、收益多少则取决于国内政策。例如,从工人资质、培训和教育开始,在我看来这是真正的问题。如果问我什么是20年内最必不可少的贸易政策,我的回答很简单,就是投资教育。

日报:你最想对新一届中国领导人说些什么?

拉米:中国是世界经济中不断增长的一部分,增速仍然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得多。中国应该保持开放,不断开放,尤其是在服务业这样的领域,这是中国提高经济效率所必要的。世界变得更大,中国也需要成为更大的贡献者。

日报:今年八月份之后,你就可以将WTO的烦心事抛在脑后了。

拉米:有趣的生活都不是高枕无忧的,那些没有问题的人都通常很无聊,而我的脾性不是如此。身为WTO总干事我学到了很多,有些时候我会有些沮丧,因为国际谈判体系有时非常令人沮丧,人们不去做我认为他们应该做的对他们有利的事。但毕竟他们是被自己国家选出来的领导人,因此他们会对自己的人民负责,而我只对那些国家代表们负责。

当前文章:http://2nsqw.szielang.cn/newsshow-5g88x.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23:35

陇县教育网郑家沟小学  鼻子又干又痒怎么办  越俎代庖  牙龈出血是什么原因  刘表为什么杀孙坚  风李峤 带拼音  球球大作战刷棒棒糖  烂番茄网  中国研究生招生信息网  刺客信条谢伊怎么死的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专访WTO总干事拉米:中国应该保持开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宝鸡我的青春我的梦_联合国: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无助校正全球失衡